外汇占款创近8年新低,基础货币缺口谁来补?

发布日期:2019-02-10

    时代财经APP记者 魏子皓中国央行12月17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11月末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余额21.26万亿元,创近8年新低,环比下滑571.3亿元人民币。以央行口径统计的外汇占款自今年8月以来已连续四个月下滑。外汇占款连续下降并刷新新低,显示资本外流趋势依然明显,人民币依然有较大贬值压力,并且短期内可能增加国内的流动性压力。专家认为,这就要求央行需要更多的主动投放基础货币,考虑到岁末年初可能出现的汇率波动,中国短时间内流动性可能难见明显宽松。外汇占款四月连降从央行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出,自今年8月开始,外汇占款出现“四连降”。8月环比减少23.85亿元,9月环比减少1193.95亿元,10月环比减少915.76亿元,11月环比减少571.3亿元。并且9月份外汇占款的变动,创下了当时20个月以来的最大下降幅度,而11月份外汇占款也是录得近8年来新低。外汇占款是指,央行因收购美元等外汇资产而相应投放的本国货币,而与外汇占款减少对应的就是同期美元的升值和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11月外汇占款下降的原因与9月份类似,很可能是外汇市场出现了一定的稳汇率状况,从而导致外汇占款的下降。11月份美元指数从96.2889升值至97.1997,其间甚至升值至年度高点的97.6889。但是同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则总体保持稳定,从月初的6.9496变动至月末的6.9436。结合汇率的走势和外汇占款的变动,也能反映出央行有一定的稳汇率操作。不同于继续下跌的外汇占款,11月外汇储备止跌回升,环比增加约86亿美元,结束此前连续三个月下滑的态势。历史上看,外汇占款与外汇储备基本上是同步波动的趋势。比如,8-10月份外汇占款连续下降,而外汇储备变动同样出现下降,分别为下降82.3亿元、226.9亿元和339.3亿元。但11月份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与外汇储备出现了反向变化。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末,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617亿美元,较10月末上升86亿美元,升幅为0.3%。明明表示:“虽然11月份外汇储备增加,但是更多是估值因素影响。”时代财经发现,11月受美国货币政策预期变化、国际油价波动等因素影响,主要国家债券价格总体一定程度的上涨,尤其是美债收益率在11月份大幅下行14BP至3.01%。在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动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外汇储备规模有所上升。补充国内流动性压力值得注意的是,外汇占款连续下降,会在短期内增加国内流动性的压力。外汇占款是央行向市场提供流动性的主要源泉,其增加意味着流动性加大,反之则减少。相关数据显示,虽然11月份流动性总体保持宽松,但是其间3个月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从2.9760%增加至3.1130%。“今年以来,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美贸易战导致外贸环境不断恶化,经常账户前三季度整体为负,中国资本外流现象严重。”华信期货宏观研究员华丽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人民币贬值压力再次加大,又形成了恶性循环。人民币汇率短期内仍有一定的贬值压力。在外部水源枯竭的情况下,国内的流动性更多的诉诸于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比如:中期借贷便利(MLF)、常备借贷便利(SLF)、抵押补充贷款(PSL)等,利用货币政策供给及公开市场操作,主动向市场投放流动性。就在昨日(17日),央行重新开启了暂停36个交易日的7天期逆回购操作,向市场净投放1600亿元。今日央行继续开展逆回购,分1400亿元7天亿元期和400亿元14天期向市场净投放1800亿元。“后期降准可期。”央行重启逆回购之后,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时代财经表示,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也是中国央行除常规货币政策操作以外,对冲外汇占款减少导致基础货币出现缺口的主要手段。时代财经发现,目前中国大型存款类金融机构存准率高达14.50%,中小型存款类金融机构存准率高达12.50%。对比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的3%甚至更低的存准率,有着较大调整空间。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箱里的PSL。之前,该工具基本都是通过“棚改贷款”完成基础货币投放。而近期,住建部等相关部门明确要求,2019年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名义变相举债或实施建设工程。“外汇占款的下降,客观上要求央行需要更多的主动投放基础货币方式,PSL就是其中重要一环,”中金公司研究员韦璐璐猜测,未来的PSL不仅不会缩量,可能还会放量。而除去棚改贷款,最大的可能是通过支持民营企业来完成基础货币的主动投放。【更多相关资讯,请移步各应用市场下载“时代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