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泽平:日韩对新浪金融经济高科技遏制的启示

发布日期:2019-04-23

    日本和韩国对美国高科技遏制的启示:任泽平、罗志恒、横达研究所相继任职。何晨,谢家琦,资料来源:曾平显微镜。中美两国在高新技术领域的竞争日益激烈,美国采取各种措施遏制中国高技术产业发展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最近,美国以盟国的国家安全名义,加强了对高科技产品的出口限制、投资限制、技术封锁、人才交流中断和华为的制约。中国已经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加大了对创新和研发的投入,迅速缩小了中美在研发支出上的差距,从人口红利向人才(工程师)红利转变。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专利授权能力,在高速铁路、数字安全等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中国制造”向“中国制造”转变,以华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企业兴起。国内手机品牌在全球的占有率超过40%,中国供应商的声音也得到了增强。美国和中国占世界新经济独角兽的70%以上。美国严厉打击了日本的汽车和半导体工业,结果导致半导体衰退,汽车仍然处于领先地位。贸易战不能破坏产业的竞争力。关键在于产业本身能否顺应发展趋势,不断加大研发和创新力度,保持核心竞争力。美国采取的镇压日本的措施包括条款301,它威胁降低关税,开放市场,限制出口,并强加美国半导体在日本的市场份额。日本的半导体失效是由于:1)工业趋势的重大战略失误,沉浸在大型机时代的成功中,忽视了对个人计算机日益增长的需求;2)设计和制造模式的一体化未能顺应半导体工业中设计与制造分离的趋势。试一试,大量贬值导致高成本;3)经济泡沫破裂,研发投入严重不足。陷入“技术差距—销量下降—无资本投资—技术差距扩大”的恶性循环;4)20世纪90年代,美韩实施产业政策组织半导体联盟的研发时,日本受到美国的压力和批评,无法有效实施。e产业政策。日本汽车工业之所以继续领先是因为:1)贸易战开始后,日本企业为了缓和摩擦而投资美国;2)始终以“高质量、低油耗”为核心,生产管理创新,通过有效的库存管理来降低库存和成本,提高产量。效率,人均产出是美国的两倍多。与日本不同,韩国并没有受到美国政府高科技产业的强烈压制,而是被美国个别公司起诉,指控韩国高科技企业。韩国签署了一系列自由贸易协定,三大财阀继续增加投资,垄断全球DRAM市场。韩国避免被科技所压抑,积极应对产业变化。主要有以下几个因素:1)美韩之间的积极竞争程度相对较低,错位竞争,不同细分领域,韩国主要侧重于记忆,美国主要侧重于处理器、ASIC等高附加值产业;2)韩国拥有完善的自由贸易。制度,与国外签订了更多的自由贸易协定,具有广阔的出口市场。美国提起反倾销诉讼后,韩国改变了出口对象,将记忆从美国出口到中国。4)在韩国的科技产业结构中,富豪占主导地位。富豪的跨行业、跨行业链的特征使他们能够与美国企业进行技术交流与合作,富豪们继续增加投资。借鉴日本和韩国在处理美国高技术遏制问题上的经验和教训,中国有六种应对方式。第一,要避免过度膨胀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和舆论导向。我们必须认清中美在科技创新、高端制造业、金融服务、大学教育、核心技术、军事实力等方面的巨大差距。我国新经济的繁荣大都以科学技术的应用为基础,但基础技术研究开发存在明显的不足。我们要继续虚心学习,保持低调,改革开放。第二,外部霸权是内部力量的延伸。美国遏制高技术形势的最佳途径是坚定不移地推进新一轮改革开放,保护知识产权,放松管制,减少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改善商业环境,建设高水平的市场经济和开放体系。第三,坚持政策自主,保持发展的独立性,不交换核心利益(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升级等),避免像日本那样的让步。四是继续加大研发投入,特别是基础研究、芯片、基础软件等短板领域以及5G、AI等新技术的投入。五是有效实施产业政策,重点扶持教育、融资、研发等基本领域,而不是扶持特定产业和企业。在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方面,政府应整合产业、科研、科研,加强重点攻关,在不确定前景的领域加大对市场的试错力度。第六,完善自由贸易体制,支持WTO在争端解决机制、国有企业竞争中立、投资、贸易便利化、电子商务等领域的改革。同时,要加快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和中欧投资协定的进程,推动中美自由贸易区的谈判。风险提示: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等。(1)中美在高科技领域的竞争日益激烈,美国遏制中国高科技发展的战略。(1)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迅速,中美两国正从互补走向竞争。中国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过渡到高质量发展阶段,在创新和研发方面的投资增加,以及中国之间的研究支出差距迅速缩小,中国正在从人口红利过渡到工程师红利。虽然中国与美国的R&D投资差距仍然很大,但近年来,中国鼓励技术创新,加大R&D投入,缩小了差距。2016年,中国国内研发支出为2378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2016年,中国科研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12%,低于美国(2.74%),但两国的差距已从2008年的1.33%缩小到2016年的0.62%。从2010年到2016年,中国的研发支出每年增长14.8%,而美国的研发支出同期每年增长3.7%。如果目前的增长率保持不变,中国的研发投资将在2024年超过美国。此外,根据教育部的数据,在2016年,中国科学家和工程师人数达到90万人,理工科毕业生人数逐年增加。中国人口红利变成了工程师红利。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前景广阔。中国每百万人的研发和技术人员继续增加,2015年达到1176.6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专利授权能力,在高速铁路、数字安全等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根据WIPO的统计数据,中国在2017年以350000项专利授权排名第一,而美国以280000项专利授权排名第三。从专利申请领域分布来看,中美在生物医学技术、半导体技术和计算机技术方面存在差距。中国在高速铁路、港口机械、民用无人机和数字安全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而美国在芯片和操作系统这两个主要领域处于全球垄断地位。“中国制造”正在向“中国制造”转变,以华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企业正在崛起。国内手机品牌在全球的占有率超过40%。中国供应商的声音正在上升。自2013年以来,以华为代表的企业不断加大研发投入,逐步摆脱模仿发展模式,开始出现。从全球市场来看,华为在2018年第二季度全球手机市场份额首次超过苹果,达到15.9%,而第三季度则回落到近15%。在5G通信技术领域,中美两国也展开了军备竞赛。在2017年11月制定的5G标准中,华为领导的极性码方案成为控制信道编码的最终方案。这是中国首次获得制定编码规则的权利,成为5G标准制定工作的领导者。在已公布的5G专利中,韩国、中国和美国拥有5947、3929和2553项授权专利,占全部授权专利的80%以上。其中,韩国三星电子有2300件,排名第一;高通有232件,排名第四;华为有113件,排名第七。从全球新经济中独角兽企业的角度来看,美国和中国占了总数的70%以上。中国新经济发展迅速,市场广阔。根据CB Insight的数据,从2013年到2018年11月,全世界有292只独角兽。其中,140个来自美国,占48.1%;中国紧随其后,84个,占28.5%;英国和印度排名第三,各14个。从估价角度看,2018年美国独角兽的估价总额仍居首位,中国独角兽的估价总额居第二。然而,两国之间的差距并不大,而且每个中国企业的平均估值都远高于美国。1.2、美国有明确的战略遏制意图,阻碍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面对中国高技术领域的崛起,美国不断升级对中国核心高技术企业的封锁,试图抑制中国在高技术领域的进一步发展。长期以来,美国一直限制对中国的高技术出口,高技术贸易逆差占中美贸易逆差的40%。美国在对外经济中高技术部门有盈余,但由于对中国出口高技术产品的长期限制,它对中国的高技术产品存在巨大的贸易逆差。据美国统计,2017年美国对华高技术贸易逆差为1354亿美元,占商品贸易逆差的36%,占美国高技术贸易逆差的122.7%,2005年为109%。如果美国放宽对华高科技出口的限制,缓解这一地区人为扭曲的贸易失衡,赤字将减少近40%。在子产业方面,美中高技术贸易中,电子、航天、柔性制造业等高技术领域,如光电子、信息通信、核技术等基本处于贸易逆差,出口极少。其中,信息和通信是美国在华高技术逆差的主要来源,进口量相对较大,但涉及中国主要信息和通信产品(如苹果)的加工和制造。美国实施投资限制、技术封锁和人才交流中断,进一步阻挠投资、技术和人才流动,全面遏制中国制造业创新升级。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的背景下,美国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封锁中国。1)在技术领域,美国国会于2018年7月通过了《出口管制法》,商务部工业安全司发布了14种边境技术封锁清单。它打算控制14种核心前沿技术的出口,如生物技术、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同时考虑到10月29日,美国商务部对福建晋“严重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福建晋生产生物技术、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中国已经实施了销售禁令,主要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对中国技术出口的封锁。2)在投资领域,美国通过《外国投资风险审查法》加强了对外国投资的审查,重点是27个核心高科技产业。该法案的内容显然是针对中国的。11月,美国财政部外国投资委员会根据美国国会6月通过的《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正式加强了对航空航天、生物医药和半导体等核心技术产业的外国投资的审查。该法还规定,美国商务部长应每两年向国会提交一次“中国企业实体在美国的直接投资”和“国家”。“美国运输业企业投资”报告明确针对中国。3)在人才交流方面,美国缩短了理科、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中国学生的签证发放时间,部分学生将签证期限从五年缩短到一年。此外,对中国学者赴美的限制也越来越严格。目前,这些限制已经扩展到美国数以千计的中国规划师,并且该领域不再局限于高科技产业,甚至扩散并影响其他学科学者的正常交流。美国以国家安全的名义,与华为和中兴联合,遏制其在美国、日本、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市场扩张,占领技术标准的主导地位,严重干扰中国企业的正常经营。目前,华为作为中国通信技术领域的代表企业,在电信基础设施全球市场占有28%的份额,位居世界第一;在2018年第三季度,手机市场占14.6%,位居世界第二。同时,华为在芯片和5G通信技术方面处于世界前列。2014年,公司成功开发麒麟芯片,产生了巨大的市场连锁效应。2017年,华为海思在全球半导体设计公司中排名前十,而5G则是高通在标准制定方面的领先者。在这种情况下,从2008年到2012年,美国政府经常拒绝华为通过收购美国公司进入美国市场。自2018年以来,美国再次以国家安全为借口阻止华为、中兴和其他中国企业的发展。从一月份开始,华为和美国两大运营商Verizon和AT就被封锁了。